菠萝的海

【Y(P)M】【架空(天朝?)AU】春诵夏弦

【爱Y(P)M的前辈们相当多都是政治大触,我什么都不懂,完全不知道领导干部之间是怎么交谈的,工作职责都是我乱编的,写的既不幽默也不深刻,没有长难句,只有婆妈气,还麻醉自己“反正天朝的官僚嘴脸本来就还没有Humphrey他们好看”——求不打我】

一.

Q市图书馆在城内最大的公园里。

5月2日,图书馆接到通知:公园及周边区域于6月2日起全面整修,届时所有出入口将全部封闭。

二.

文旅局局长纪海科和副局长苗苡萝走进城建局局长办公室。

阚弗睿制止了伸手帮忙的秘书,亲手斟了茶端给纪海科和苗苡萝:“两位来得巧,今天阚某正备了好茶。”“是刘总送的吧?”纪海科装作随口一问。“纪局长?”阚弗睿歪过头看他,眼神清澈得可怕。纪海科心里骂了一声,和着茶咽了回去。“纪局长常去图书馆吗?”阚弗睿在一边的单人位置上坐下,恭恭敬敬地问。“呃,今年以来,事情有点多……图书馆这块儿的阵地工作,主要是苗局在抓……”纪海科觉得自己该说的话都说了。“哦。”阚弗睿的目光转向苗苡萝。苗苡萝点点头:“我倒是常去的。好书是真不少。不知阚局长对我们的工作有什么指教?”阚弗睿一脸受惊吓地轻轻拍了拍掌:“岂敢岂敢!那天碰到王校长,他对秦教授的课题进展赞不绝口,苗局长对图书馆了如指掌,秦教授真是有福之人。”“不要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了,阚局长,”纪海科烦了,“公园区域修建,能不能留出一条读者专用通道?”“这可不好办。”阚弗睿走去办公桌边,飞快翻动着桌上的一卷图纸,嘴里念念有词,“交通局昨天找过我……环保局也想插一杠子……您猜工商局怎么说……对了,看这张。”他拿回来一张图纸,铺在方茶几上,“您看,公园北边这一片,西起金店巷……沿着梅花巷……冠鹿大酒店为止,到时全是工地,读者从哪里进出都不安全。东西两侧的路想必您知道,迁移已经紧锣密鼓地展开,不可能朝令夕改,使得彼此都不方便。南边是一中和三中,我想,”他狡猾地抿抿唇,“他们会很高兴不再听到《小苹果》……”“说得好像你们施工声音会小一样。”纪海科的茶杯盖磕在沙发扶手上。“施工单位一定会尽可能地减少噪音的。”阚弗睿极其诚挚地盯着纪海科,“说起来,不管是施工还是广场舞,对图书馆的读者都是精神酷刑啊。”“当初就不该把图书馆建在公园里。”纪海科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阚弗睿起身收图纸时说了一句话,声音极轻,纪海科相信坐在自己右边的苗苡萝都没有听见。

“当初我也不同意。”

“就算是这样,”纪海科钉住这句话,“广场舞问题你也没有干预过。”“我以什么立场干预呢?”阚弗睿嘲讽地反问,“而且据我所知,连纪局长您也没有干预的立场。”纪海科正要反驳,感觉到苗苡萝暗暗碰了下自己的手肘,这才恍然自己算是被带到沟里去了。不过这口锅还是要请对方背的。“你不要把话题扯远了。你们这次施工年限是三到五年,你的意思是图书馆关上三到五年也没有问题?”“我们怎么有权利让图书馆关门?”“公园的门关闭,图书馆的门大开,请问读者应该挖地道还是乘飞艇?”“没有读者,图书馆就无事可做吗?”纪海科张了张嘴,阚弗睿不管不顾地说下去,“图书期刊外借部可以整理书库,分析读者构成,统计书目外借频次,以此最终得出书库的建设是否合理,为决策层提供重要信息;报纸阅览部可以做些分类剪报工作,将有意义的信息最大限度的集中起来;网络部就可以将网站以及微平台统统利用起来,完全不妨碍读者对电子资源的使用;古籍部本来就是一个重点在修补保存的部门,过多的读者流量反而不利;地方文献部在这种时候完全可以和外联部一起走出去,多多走街串巷,搜集民间文艺瑰宝,对了外借部也是一样,你们不是有流动图书车吗,文化下乡也是必须完成的工作;参考咨询部要负责各乡镇街道社区图书室的培训,还有与其他文化单位的联系——说不定哪天就有互相帮助的需要;对了,采编部,今年眼瞅着过半了,给图书馆的购书经费总该到位了,买新书……”“买,新,书——到时候路面全挖了,书买了也运不进来。”纪海科终于抓到一个漏洞。“所以说图书馆的员工不还得兢兢业业的上班嘛!不仅要干好本职工作,还要辛辛苦苦地搬书走好长一截子路的。大家都这么辛苦,什么后勤、福利都得跟上。谁能说公园关了门,图书馆就不工作了?”好吧,没有漏洞……可是……“总会被这么说的,读者都会这么说的……”纪海科现在是心也灰了气也丧了。“读者?读者重要吗?”接下来两人瞪大了双眼对视了很久(“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吗?”“你凭什么这样瞪着我?”“你为什么眼睛瞪得比我还大?”“你到底在瞪什么?”“我才是不明白‘你在瞪什么‘的那个”……凡是种种,以至无穷……)……

“咳咳,纪局长啊,读坏书不如不读书,所以,不知道什么书是好书的人——为防止危险——还是不读书的好。”还是阚弗睿先低了头,闷闷说道。“阚局长,这点不劳您操心。”纪海科微微扬起脸,“省文化厅年初就下了文,全省图书馆的工作人员,今年新增一项考核内容,就是每星期必须向读者推荐一本好书,要附上自己的阅读感悟……”“哈!”阚弗睿短促而冷酷地一笑,“我从未听说过能在一星期之内读出名堂的好书!”他格外咬重那个“好”字,纪海科恨恨地剜了他一眼,不过他说完话就垂着眼睑不出声了,根本没看见。“那么趁此机会图书馆搬出公园阚局长您又意下如何?”“搬出?图书馆大楼启用不过五年……”

“告辞!”

(“想要读书学习的人无论怎样都会想办法读书学习的,不读书的人你给他钱他宁愿撕了也不会拿去买一本书。咱们Q市的大学图书馆不是也向市民开放了一部分吗?这也是纪局长您的苦心。教育说到底只有自我教育。其实图书馆也还是有办法的……比如说可以派人在路障那儿值班,一定急需借书还书的工作人员可以代劳……公园区域的重修市领导都很重视,当然重视了……”)

阚弗睿将纪海科和苗苡萝一直送出楼门,秘书惶然地跟着他。

三.

纪海科发现今天苗苡萝说了一句话后就再没开过口,他想了想还是说了句:“苡萝,阚弗睿对你家秦教授满推崇的嘛。”苗苡萝没接茬。

四.

市图书馆迎来退证潮。

五.

市文旅局电话被打爆,斥问他们为什么不作为,宣称图书馆进不去严重影响市民的文化生活。

六.

纪海科回到办公室,秘书战战兢兢递上一个薄薄的信封。

就算他从来没见过阚弗睿瘦劲清峻的字体(“纪海科局长台鉴”),信封右下角除了印刷的“Q市城建局”之外再无落款也足以让他知道是谁写来的。

信纸上只有一句话:

最好的图书馆是没有人的图书馆。

纪海科把它连信封塞进了碎纸机。

亏我曾经感念你们局在财政会议上帮我们局争的取。

七.

“海科!”“孟书记。”纪海科也向跟着孟书记出来的阚弗睿点了点头。

“我看见你的车停在外头了,这不,突然通知小阚去工业园开会,挺急的,他搭一下车可以吧?”“孟书记说的哪里话。阚局长,请这边走。”

车子驶过公园外时,雨势愈发猛烈,道路愈发堵塞。纪海科摇下车窗,深深吸了一口气,正好看见那边撑着雨伞的行人与路障之后的工作人员发生冲突的情况,工作人员背后很远,似乎还有个扬长而去的得意背影。推搡之间,似乎装着书本的编织袋落在地上,吸饱了脏水,随风传过来的叫骂声更响了。纪海科回过头来想说“看,都是你做的好事”,却看见阚弗睿凝视着打在挡风玻璃上的水柱,神情莫名有些悲戚,纪海科心里一股古怪的滋味升上来,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

(“污言秽语喜欢动武的人,能钻狗洞不走正门的人,到图书馆去做什么?”)

“阚局长,您当年在PK大学念书的时候,也时刻希望学校的图书馆没有人吗?”

不知为什么,阚弗睿脸上的阴霾一扫而空,他的双眸瞬间成了这个狭小昏暗空间里最亮的东西:“是,纪局长。”

丨Fin.丨

评论(4)
热度(5)

关注的博客